>
>
>
BergHealth依靠生物數據進行藥物研發

資訊詳情

BergHealth依靠生物數據進行藥物研發

【摘要】:
BergHealth,和聯合創始人CarlBerg同名,是一家數據驅動型生物研究公司,在藥物研發的前沿領域使用大數據創建新的醫療模式來解決醫療保健問題。這種方法對于藥物發現和發展來說效果如何并不可知,它主要依靠生物數據而不是生物假設來提供可操作的辦法。Berg公司旗下有BergPharma,BergBiosystems,BergDiagnostics和BergAnalytics四個子公司。公司主要

  BergHealth,和聯合創始人Carl Berg同名,是一家數據驅動型生物研究公司,在藥物研發的前沿領域使用大數據創建新的醫療模式來解決醫療保健問題。這種方法對于藥物發現和發展來說效果如何并不可知,它主要依靠生物數據而不是生物假設來提供可操作的辦法。Berg公司旗下有Berg Pharma,Berg Biosystems,Berg Diagnostics 和 Berg Analytics四個子公司。公司主要研究疾病發生時新陳代謝的改變機制,并且在神經系統疾病和代謝性疾病的研究方面有著深厚積累。

  生物細胞通道與樞紐

  旗下的研發平臺能夠迅速的將生物研究轉化為可行的方案以及強大的生物標記博物館。

  Berg公司主要有三個部門,包括內部診斷部,大約有200名員工;一個藥物研發平臺,以及一個主要制造針對糖尿病、癌癥、帕金森病藥物的項目部。

  創業

  即使是在生物技術制藥行業,,Berg也想要一展拳腳。

  聯合創始人Carl Berg,硅谷房地產億萬富翁,公司的主要投資人,稱這家初創公司能夠“革命化”醫療。總裁兼首席執行官Narain笑稱Berg利用人工智能技術能夠減少藥物一半的開發時間和費用。不過,在外界看來,該公司現在仍然像一家新建的生物科技公司一樣,內部充滿了創新的活力,而實際上Berg公司已經六歲了。

  Berg是由Narain、Carl Berg(還經營著 Cupertino以及加拿大公司Mission West Properties)以及Mitch Gray(一家私募公司高層)組建而成。大約10年前Carl Berg和Gray正商量著看能不能新建一個研究中心,并會見了Narain(當時是邁阿密大學米勒醫學院皮膚腫瘤與治療研究中心主任)。經過深入的溝通,投資者最終同意他們在Narain工作的地方進行抗癌藥物試驗,之后他們于2006年在其工作周圍成立了一家Cytotech 實驗室。

  開始Narain答應兼職試運行兩年,兩年之后Carl Berg決定將公司進行改造升級。Narain博士全職加入創始團隊,這位邁阿密科學家之后隨公司遷往了波士頓,新命名的Berg公司藥物研發業務開始初具規模。

  來到波士頓之后公司業務顯著增長,這里有明星般的創業團隊,公司員工已經接近200名,并且還組建了新的顧問團,包括像西奈山的神經科學系主任Eric Nestler Schadt這樣的前輩。

  目前berg公司已經成功轉型為配備各種大數據工具的藥物研發和生物標記物生產平臺。Berg說公司希望通過詳細的生物信息、理解生物途徑以及疾病來看它們如何“翻轉”原有的藥物研發模式,然后公司使用先進的計算機工具來找出這些通道是如何被改變的,以及哪種類型的藥物可以治療。這和傳統的研究方法如先形成假設,然后篩選能夠治療的化合物,最后進行治療恰好相反,它是通過弄清楚發病時細胞的活動途徑的改變來反向推導出合適的藥物治療方案。就和我們做數學題時由結論推導出過程和由假設推導出結論一樣。

  就拿Berg進行癌癥藥物研究時的例子來說,其會收集很多生物樣本,比如血液、腫瘤組織或患有癌癥的不同人群的尿液,同時也收集捐助者的健康組織樣本。Berg會創建細胞株,然后將其放進不同的模擬患者發病時的實際狀態的環境下進行觀察,有比如低氧環境,也有高血糖癌癥患者喜歡生活的環境。

  細胞株建立好之后,Berg會對里面的基因、蛋白質、代謝物和脂肪進行標識,然后從這些健康和患病的細胞中生成數以萬億計的數據節點。

  Berg然后將所有這些數據輸入計算機系統,系統會自動創造一幅看上去像“航空線”的地圖,由大大小小的樞紐和各種線路組成。地圖上的大樞紐,如紐約或亞特蘭大,代表了完成健康和疾病不同差異的關鍵蛋白質,這種情況要么是它們供不應求,要么就是它們需要保持沉默。一旦確定了這些蛋白質,Berg就可以人工制造蛋白質來替代失蹤的那一個,或利用RNA干擾技術治療引起疾病的那一個。同時,不同的線路從每個樞紐進出,就像飛機和飛機場一樣,都可以成為潛在的生物標記物。

  Berg說這種方法不像傳統的方法需要從成千上萬的化學品中進行篩選,看哪些可以作為藥物,這種古老的方法可能需要幾年的時間和數百萬美元。然而,使用這種新的方法公司只需要9-12個月就能研制出一款藥物。

  但是,Berg公司卻面臨不少質疑。許多生物技術風險投資家和基因組學領域領導者都公開表示懷疑。在對Berg公司研究方式進行深入探討后,他們表示雖然理論上這是“完全合理的”,但任何全新的、革命性的發現最后都會搞砸的。Berg并不是第一家使用計算機模型來進行藥物研發的公司,例如Merrimack制藥公司(納斯達克股票代碼:MACK),使用計算機模型結合高密度蛋白array-a方式來發現蛋白質是如何相互交互的,研究人員可以找出其攻擊目標或應該加入哪種藥物,作為以有限資金進行藥物研發的組成部分。目前雖還沒有任何被FDA批準的藥物,但該公司確有幾個處于中后期研發的藥物作為候選。

  我們都聽到過這樣的說法,在過去幾十年里,許多公司開始采用最新的技術,從基因組學到系統生物學來進行藥物研發,但很多人都發現這比想象要難很多。

  Berg認為這是因為很少人會試著將這些方法結合起來進行藥物開發,有做生物基因組學的公司,有做系統生物學的公司,有做計算建模,也有做AI(人工智能)的,但他們都沒有把這些元素整合到完整的平臺上,他們都在單兵作戰。

  其藥物研發平臺結合了生物模型元素、大數據分析、人工智能、基因組學、蛋白質組學和代謝組學,我們的方法就是從大量樣本數據中創建病人“圖譜”,然后從中挖掘出實際可用的數據,這樣就能使藥物研發變得更便宜,更快捷。

  不過,目前尚不能證明Berg的方法是否可以生產出有效的藥物。其最先進的產品,一種被稱為BP31510的抗癌藥物目前還處于最后一期試驗階段。近期他也已經取消了和西奈山伊坎醫學院、美國國防部和帕金森研究所臨床中心的研究合作事宜,雖然這些組織能夠幫助其更好地尋找相關疾病的生物標記物、診斷工具和藥物,但Berg公司表現的相當沉穩,并不像初創生物科技公司那樣一心求成。

  產品

  治療研究:

  Berg公司的治療研究主要集中在疾病發作時的代謝變化方面,其目前有充足的人才儲備。

  診療:

  Berg診療是Berg旗下的子部門,是實現公司個性化醫療許諾的前沿區。高通量分子技如術代謝組學和蛋白質組學這樣超越基因組學新技術的出現能夠幫助醫生更好的理解和應對一些特殊疾病。Berg的多模型分子生物標志物在中樞神經系統疾病、糖尿病、心血管病等疾病的臨床實驗中能夠提供前所未有的準確度。

  分析:

  Berg公司應用于生物學和醫學的人工智能應用將系統生物學和系統工程相結合來為醫療健康提供更準確的答案。“Berg 生物疑問”將分子生物學直接和病人的臨床統計數據相結合來構建預測模型,以此來為醫生提供有建設性參考建議,從而幫助醫生推薦更有效的、安全的治療途徑。

  藥物研發情況:

  目前尚無藥物投產,大多處于研發狀態。不過在人工智能的幫助下,Berg公司和它的團隊已經讓死亡細胞中的線粒體重獲新生,從而降低了人們發生癌變的可能性。像BPM 31510這類能加速葡萄糖代謝,從而幫助人體無害得抵御有害細胞的藥物已經接近完成。這類藥物的研制只可能在人工智能和數據分析的幫助下才可能獲得新的進展。該領域更迭非常迅速,Narian相信幾年之后醫生就能夠在類似的系統下開出處方藥物。

  疾病治療領域:

  主要專注于癌癥、糖尿病以及帕金森的藥物研究。

  研究平臺:

  BergHealth公司研究平臺主要有兩類,一類是Berg診療研究平臺;一類是Berg生物系統平臺。BergHealth 公司的研究平臺是一大亮點,也是公司投入比較多的地方,值得詳細介紹下。

  在診斷研究平臺方面,有比較蛋白質組學平臺,用來進行蛋白質組學分析;功能蛋白質組學平,用來進行蛋白質質譜監測;epimetabolomics平臺,通過對蛋白質代謝信息的分析來提供治療策略;以及功能性脂類組學平臺,主要用來分析作用酶和環境影響下疾病的病理學改變。

  Berg診療研究部門提供以高通量組學為基礎的分子分析,以及生物標志物的驗證和調整,整個平臺主要用來催化項目開發。

  Berg的生物系統部采用一種新的系統生物學方法,運用系統工程和生物信息學的交叉驗證生物輸出模塊。

  整個系統包括Berg生物疑問平臺,其主要希望了解疾病的病理和影響其發展的微觀環境;Berg M3平臺,其目的就是發展一個線粒體功能缺失和疾病病因的平臺,和Berg疑問生物學平臺相結合,它可以破譯新的藥物靶點和生物標記物,并能夠發展Berg生物系統上的藥物管道;伯格功能toxicomics平臺,藥品不良反應是美國第六大致死原因,而訴訟費用由藥品安全問題引發的,已經達到了一個不可克服的水平,推動藥品研發成本空前高因此該平臺主要用來進行臨床前化合物的毒性和安全性分析。

  合作伙伴:

  因為創始人Narain的緣故,BergHealth合作伙伴多為名校醫學院以及美國著名醫療機構,包括西北大學、哈佛醫學院、麻省理工醫學院等眾多機構。

  Niven R. Narain是Berg公司聯合創始人、總裁兼首席技術官,這是波士頓一家集藥物研發、臨床治療、醫療分析和診斷的生物制藥公司。

  Narain一直專注于利用其創造的集合患者的生物和臨床數據的生物答疑平臺來幫助醫療健康行業更加高效的運作。該平臺融合了生物學和代表精準醫療的技術,能夠理解使用人工智能的患者,并據此幫助公司推導可行的制藥策略、生物標記物以及一些醫療健康分析信息。Narain領導了BPM31510的研發,這是一種針對實性腫瘤和皮膚癌的抗癌技術。除了糖尿病和中樞神經系統疾病方面的諸多成就外,Narain還和美國國防部合作開發能夠診斷和預測前列腺癌的特殊生物標記物,整個項目目前和還處于產品推出前的基于CLIA臨床試驗階段。

  他是“生物疑問”平臺的發明者,該平臺在幫助針對糖尿病和癌癥分子方面的臨床開發上起到了不錯的效果。除了在領先的醫療學術中心如哈佛醫學院、MD Anderson癌癥中心、Weill康奈爾醫學院有過工作經驗外,他和美國國防部,美國航空航天局,沃爾特里德國家軍事醫療中心,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國家癌癥研究所等都有過多次技術合作。

  Narain有超過400個已發行及正在申請的美國和國際專利,涉及新的生物平臺技術和多種疾病診斷。Narain曾擔任過米勒醫學院皮膚腫瘤和治療研究主任、芝加哥Ocean Toma高級生物制藥顧問以及Nasa火星計劃指導委員會的基因實驗室。其癌癥治療方面的文章曾被刊登在福布斯、財富、哈佛商業評論、CNBC、彭博社等。

  除了重大的醫療會議如Bloomberg,經濟學家,金融時報,和在日內瓦的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外,他還是Aspen Ideas Festival的特邀主講人。他是很多高校的醫學導師,其指導的學生很多在英特爾、Upward Bound以及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霍華德休斯醫學部實習。畢業于紐約圣約翰大學生物系,Narain目前是圣約翰大學波士頓分會的校友會顧問,之后獲得米勒醫學院癌癥生物學和臨床皮膚病學研究博士,曾榮獲2014波士頓商業雜志40位40歲以下領導人之一、美國衛生醫學院的卓越貢獻獎等。

  一直以來,他都熱衷于使用創新性的技術改善病人的健康,以及改善醫療保健系統。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